祈晟

努力做一个帅气的文手!
沉迷文豪,无法自拔。

【叶中心】古堡迷踪(零)

#叶中心#
#恐怖解密向#
炉火是这间不大屋子里唯一的光源。摇曳的火光吞噬掉飞舞的灰色蛾子,发出“噼啪”的声响。暖色的光照耀在黑黝黝的炉膛上,同样也映出火炉前安乐椅上的人。
叶修直起身子揉了揉发痛的头,老旧而肮脏的床仿佛快要散架般的“吱呀吱呀”欢快的响个不停。
他尝试环顾四周,墙是已经快要腐朽的木头,上面挂着已经绣掉的老式猎枪,地上铺着被虫蛀的差不多的羊皮毯子,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子血液的腥臭——看起来应该是位猎人的家。
叶修有些发懵,原本应该在海边旅游的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一点记忆都没有。看起来是有人搞得鬼,不过目的又是什么?
“你醒了?”
粗砾磨砂纸般的嗓音把叶修吓了一跳,半天没愣过神...

【伞修】给苏沐秋的一封信

亲爱的苏沐秋:
       近来可好?
       昨天是我退役七周年的日子,认真想想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荣耀”的发展从刚开始的小众网游到现在全民皆知;联盟也从开始的网吧营业变成足够正规的俱乐部;就技术而言就算是我也已经渐渐比不上那些年轻人了。真是不得不感慨自己已经老喽。
       沐橙前些年结了婚。可惜那男人不是荣耀圈的选手,是个很正经严肃的金融学家,但是在沐橙面前很温柔,他对沐橙挺好的。顺带一提,沐橙的老公是...

【王叶】雨

#小短篇#
#军阀x商人#
#民国风#

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拍打在青石板,拍打在瓦楞,拍打在红墙。
叶修叼着烟管看着面前的瓢泼大雨发愁。他今天可是出来谈一笔大生意的——该说不愧是官家吗?真是大手笔,也不知道这些银两是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由于这种生意弄不好都是死无全尸的下场,所以他从不带仆从……不过谁会想到走在半路上会下起雨来?!不得已,他只得躲在屋檐下,暂且避雨。
令人遗憾的是,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叶修现下真的特别无奈,能把他逼成这么个狼狈样,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也不知道叶秋什么时候才能找见自己。
叶家是余杭城里有名的商贾世家,尤其是在叶修叶秋这俩双子接手之后,生意更是如日中天,银行酒楼珠宝铺...

【双花】江湖意(一)

#古风设定#
#锦衣卫x侠盗#

张佳乐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打碎他师傅心爱的紫砂壶的!
然而,师傅不信怎么办?被一脚踹到山下历练呗。
张佳乐趴在包子铺前边胡思乱想,边对着人家的包子流口水。他家师傅狠心,叫出去历练都不带给银子的,虽说师兄把自己唯一的一文钱给了他,但顶个啥用?这妥妥就是露宿街头的节奏啊!想想他也是令官府头疼不已的大盗,而现在一世英明就要毁在了没钱上,这还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张佳乐狠狠的叹了口气,摸了摸腕上的猎寻正思忱着要不要把自己宝贝袖箭拿到当铺当个好价钱,就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的时候,迎面走来的人彻底断了他这个不靠谱的念头。
孙哲平。
张佳乐名为大盗但却与常人口中意义有所不同,劫富济贫、...

【双花】梦想

#高考作文#
#全国二卷#

夜里的Q市足够的美好。霓虹灯勾勒出城市的繁华,街上身影绰绰、谈笑风生。远处的灯汇成发光的龙,蜿蜒涌向地平线。寒气升起,留不住最后的温暖。
张佳乐叼着烟慢慢吞吞的走在港口边上。
他平常是不抽烟,但不代表他不会,心情难以平复的时候还是会点一支,任烟雾缭绕,带走难过的心情。
恍惚间还能看见刚刚的那场大战中缭乱的光影…以及,那个熟悉的操作和声音。
“你在害怕什么?”
……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懦弱?”
……
那人淡淡的声音环绕在脑内,一遍一遍的循环。
张佳乐隔着苍蓝色的烟雾,遥望海平面。漆黑的海面反射橘色的路灯显得波光粼粼。远处偶尔传来观赏游轮的汽笛声,让人恍若隔世。
必...

【白鹊】红与黑(一)

         #推理悬疑向#
         扁鹊第一次见李白是在李家出事的现场。
  彼时的扁鹊还是名刚上任不久的小警官。但事发的突然再加上有经验的前辈们都出去开会,这事才会落到扁鹊头上。虽说那时候的扁鹊还是名新手,可也架不住高材生的高智商,和着几位年龄大的警官,处理起事情也是有模有样。
  在整个喧闹的城中,李家像是一座庄严肃穆的紫禁城,被深深地压迫感团团包围,压抑人到想要逃亡。
  李家宛如宫廷般富丽堂皇,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水晶灯上吊...

敦君生日快乐!!!!
第一次用板子简直233333
我爱中岛敦!他超可爱!

【文野】河神

#巨不正经向#
#河神设定#

  一。双黑
  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和谐(?)的走在河川边上。
  突然太宰一个身形不稳,眼见着就要朝着河川倒下去之际。眼疾手快的抓住同行中也的衣服,猛然用力,两人角色瞬间互换,处于懵逼状态的中原中也就这么掉到了河里。
  正当太宰正对自己移形换位大计洋洋得意之时,从河川冒出一个老爷爷。
  不会吧,中也掉河里就成老爷爷啦?这不科学!太宰不着边际的想。
  “年轻人啊,吾乃河川之主,你掉的是这个金中原中也、银中原中也还是这个普通的中原中也?”
  “金的。”太宰想也不想一口回答。
  “哼,不诚实的人,为了惩罚你,我要把三个中原中也都给你。”语罢,就完全...

【双花】何以笙歌落(三)

  #双花的心路历程#
        #张佳乐性转#

      霓虹灯闪着自身的光亮勾勒出城市的喧哗。K市的夜景很美,但少了可供牵挂的人,城,不免有些孤寂。心里仿佛扎了根刺,抽不去拔不掉,只得埋着,任其一点点的深入。
  孙哲平还真不愿意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家。与其一个人待在那个称不上家的屋子倒不如待在网吧。好歹香烟与喧闹总好过无于黑暗与清冷。
  厨房还留着有些温热的饭菜,大概被雇佣的阿姨刚走没多久,胡乱吃了些填了肚子,趴在沙发宛如死狗,脑子里想着些有的没的。
  孙爸和孙妈是好...

【双花】何以笙歌落(二)

#双花的辛路历程?#

#张佳乐性转#

 

二.

张佳乐是不得不承认的这人的技术相当好。就算是PVE意识和手速都算是出挑的。

狂剑士本就是个霸气的职业,而孙哲平把那种血气体现的更是淋漓尽致。

两趟副本下来,两个人看对方的眼神都有了些微的变化。

是个高手。

这是两个人出本的第一反应,但到底有多高,两人也是所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只是个小小的五人本,从中能看出来的东西还真不多。

“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嘛!”

张佳乐操纵着屏幕中的杏花烟雨不住的换着弹夹,顺便夸了刃刀的主人。

“你以为刚刚是谁把你打趴下的?”

“卧槽?那是我刚刚没尽全力!”

“尽全力你也打不过我呀。”...

1 / 2

© 祈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