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晟祈晟

努力做一个帅气的文手!

【双花】何以笙歌落(四)

#双花的辛路历程#
#张佳乐性转#

学校的日子总是特别的难熬,好不容易捱到了放学,两人都是把书包一扔心照不宣的朝着网吧跑。
张佳乐还没忘孙哲平那个所谓的“大干一场”是什么,在去的路上朝着孙哲平开了一路的脑洞,惹得孙哲平不得不提前给这位好奇宝宝说。
在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所谓的俱乐部公会,大多都只是玩家凭着感情建起来的,经营管理什么的基本也都没那么正式,在没有那么严格的筛选下,就很容易发生高层领导卷着一个公会几乎所有的财务跳槽到另一个公会。而被卷的那个公会在元气大伤的情况下很难再去讨伐另个公会,东山再起什么的也几乎不太可能,一般情况下会长都会把剩下的财物分给众人,然后好聚好散。
而孙哲平的公会...

【人设】龙族贤者萝莉

姓名:塞斯忒姆·塞提(system·thirty)
称号:大图书馆/系统
年龄:450(外表10)
种族:龙族
性别:女
身高:140
外貌:牛奶般的白皙皮肤,小小的脸上架着一副大大的细边黑框眼镜,遮掩住宛如平静海面的蔚蓝色眼眸。樱花粉的小小薄唇,总是抿的紧紧的。尖尖的左耳上戳着相当违和的黑色铁环,平常都会用头发掩盖。浅金色的及地长发,辫成两条麻花辫,发辫的底部上面点缀着些许小颗紫色水晶。身上披着黑色的短款斗篷,底下是相当可爱的洋装,穿着侧面有格子的打底裤,脚上则是同款的黑色小皮鞋。
持有物:贤者之杖(银白色的权杖,是要比自己身高还要高的法杖,大约有一个小孩子的胳膊一般粗细,上面...

【安雷】coffee(上)

#雷狮性转#
#私设多如狗#
#安雷#

安迷修是从聚会上逃出来的。
今天是毕业日,part疯狂些也无可厚非,可是疯成这样他就有些吃不消了。
对于喝酒无能且不喜热闹的他而言,这绝对不是度过时间的好地方!
扯着去洗手间的幌子,跑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令人惊讶,这个时间段里竟然还会有开着门的咖啡馆,倒是有些像是那个所谓的“深夜食堂”。
玻璃门撞到门铃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店主正在擦拭咖啡杯,仅仅朝着安迷修浅浅淡淡的说了声“欢迎光临”就低下头继续干着自己的事。
安迷修有点无措,现在哪家店不是在你进门之后献上最优质的服务?可是这家店却是反其道而行,除了简简单单的一句欢迎,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朝着店主要了一杯咖啡,然后落座...

【宋词百首】目录汇总

lucidly candy:

拉低质量的我希望不要被打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



又是半叶的搞事现场——



完结撒花!半个月的时间,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事情,词牌名联文终于是结束啦,辛苦这一次来参加联文的各位太太!由于联文临近开学,也有一些太太来不及参加的,也说一声谢谢啦w



和以前一样都会有个目录归档汇总,辛苦 @莳静.AgNo³@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的整理和帮忙呀——
——————————————————————————...



【伞修/韩叶】凤凰花开(二)

#民国设定#
#叶修性转#

【三足飞鸟】
这已经是叶修在杭州待的第三十天了。
抛去身体上的狼狈暂且不提,饥肠辘辘是真的。
离家带的盘缠早就只剩下一点点,就这还是叶修后期省吃俭用省下的,若是按照她一开始那么花,估计她就得饿死街头。
叶修很迷茫。
早就没了刚刚离家时的勇气与无畏,现实的砂纸把那时的气势磨的一点不剩。
“说好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呢?都是骗人的!”
叶修坐在西湖边上边扔脚边的石块边嘟嘟囔囔。
叶修也不是没想要找个工作什么的,但是在这种乱世想找份工作简直难比登天。
难道真的要回家吗?
她不甘心啊,还没有闯出一片自己的天空,就要这样再次回到那囚笼之中吗?
以美景著称的苏杭这下好像也少了几分曼妙姿态而多了些许阴沉...

【安雷】紫堂的治疗日志

#安雷#
#雷狮疾病梗#
#死亡,有#

第一天。
这是正式专职后我所接到的第一个病人。
是个名叫雷狮的男人,患的是反应性抑郁症。
据说是因为经历了一场相当可怕的事情。而那场事件中,他的兄弟以及恋人(姑且先这么称呼,据说他俩的关系相当复杂)都在那场事故中丧失了生命,唯独他活了下来。
而回来之后,就封闭了自己,之后就被不知道什么人送到了医院。
至于为什么会到我个新人手里,归功于前辈们都不愿意接手这名患者。虽说有位前辈这么告诫过“这种病人,紫堂你最好也别管太多,迟早都是个死。”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做观察。
仔细看看的话能发现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
目前决定先用药物抑制,之后在做进一步观察好了。

第三天。...

【安雷安】夏日祭

#各种私设啊#
#安雷安#
#30岁的安和29岁的雷#
#甜到齁#
#我只是单纯的想写烟火哇#

那是安迷修第一次去日本。难得上司能在看在安迷修兢兢业业干了这么长的份上,给安迷修放了个长假让他出去旅游。虽说是这样但安迷修也不是很明白人家格瑞和金小情侣去日本就罢了,自己一个单身老男人为什么要往日本跑。
也许是某些事情早就被注定好了也不一定。
简单的收拾好行李,登上飞机,朝着目的地出发。
七月的北京非常炎热,太阳照在身上火辣辣的疼,仿佛不把人体内的水分蒸干不罢休。这不禁让安迷修想起一则新闻“一个非洲人在北京中了暑,喊着要回非洲避暑。”值得庆幸的是,幸好日本这两天的天气要比北京凉快的多,估计也是刚过...

【雷安】Finally

#雷安 (?)#
#政府设定的安哥和革命者的团长´_>`#
#我爱安哥#

“雷狮,你跑不了的。放下武器,跟我回去吧。”
飞机平稳的飞在云端之上,而天的尽头是被夕阳染红的绯云。还未褪去余热的太阳照进整个机舱,给对峙的两人镀上一层薄薄的金光。
说实在的若是舍去所有的事情,两人真的不介意坐下来喝杯茶什么的。
“安迷修,骑士果然没脑子。这种时候还在说那些天真的话?”
雷狮把玩这身边最后的一把手枪——因为他知道安迷修绝对不会对他开枪——漫不经心的嘲讽着对面的骑士…或者说政府的走狗?能把昔日高傲的团长大人逼到这种境地的估计也只有这位一根筋的骑士——安迷修了。
“雷狮,看在往日我们是最好的兄弟份上,只...

【叶中心】古堡迷踪(零)

#叶中心#
#恐怖解密向#
炉火是这间不大屋子里唯一的光源。摇曳的火光吞噬掉飞舞的灰色蛾子,发出“噼啪”的声响。暖色的光照耀在黑黝黝的炉膛上,同样也映出火炉前安乐椅上的人。
叶修直起身子揉了揉发痛的头,老旧而肮脏的床仿佛快要散架般的“吱呀吱呀”欢快的响个不停。
他尝试环顾四周,墙是已经快要腐朽的木头,上面挂着已经绣掉的老式猎枪,地上铺着被虫蛀的差不多的羊皮毯子,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子血液的腥臭——看起来应该是位猎人的家。
叶修有些发懵,原本应该在海边旅游的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一点记忆都没有。看起来是有人搞得鬼,不过目的又是什么?
“你醒了?”
粗砾磨砂纸般的嗓音把叶修吓了一跳,半天没愣过神...

【伞修】给苏沐秋的一封信

亲爱的苏沐秋:
       近来可好?
       昨天是我退役七周年的日子,认真想想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荣耀”的发展从刚开始的小众网游到现在全民皆知;联盟也从开始的网吧营业变成足够正规的俱乐部;就技术而言就算是我也已经渐渐比不上那些年轻人了。真是不得不感慨自己已经老喽。
       沐橙前些年结了婚。可惜那男人不是荣耀圈的选手,是个很正经严肃的金融学家,但是在沐橙面前很温柔,他对沐橙挺好的。顺带一提,沐橙的老公是...

1 / 3

© 祈晟祈晟 | Powered by LOFTER